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政治之〝癌〞  

2011-08-10 21:26:39|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是八、九十年代吧,我听一位村官讲:〝我们到镇里开会,上面说,群众骂你娘,你就操他祖宗。〞

  言外的话,我去想也泄气:太书生气不行。尽管我可能把一种抱负当作才能本身,但是,当我怀着不要痛苦的幻想和志向去面对这样的群众时,或给权我,我能实现我的理想吗?群众与我同想法吗?如果都与我同,那制造痛苦的恶意从何而来?我一个人可以用权力来消灭恶意压制这人数众多的对立面吗?我反省到我的无责任能力了吗?那么你呢?

  还有更多言外的话。过去讲〝群众是真理〞,〝无产阶级专政〈独权〉〞,这真实吗?现在由群众变成群氓了,或许是观念的〝进步〞,但可惜,你〝操他祖宗〞的权力合法性也丧失了。正因为断言群众是真理,才有真理的代表、群众的代表即政治权力。事实表明人或群众并非善类,讲理无效要改方法了,那么,除了以恶制恶并无道德可言之外,其权力的现实基础岂不是没有了?过去是为了拯救群众拯救善类而实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专政,现在是为了拯救谁而实行政府对群众专政?

  现在的流行看法〈包括赞同多党制的人〉,以为政治权力是一种恶物,可是既是恶物,它又何以产生?马克思主义曾认为作为恶物的国家是私有制的产物,但历史有一个始基即原始共产社会,因而国家也是要被历史必然性所扬弃的中介。可是,如果没有同一的善的前提呢?那么国家不过是人性之恶的产物,所谓多党制,作为表面限制与牵制,也不过以恶制恶,没有根本的即除恶的道德意义和目的。但就具有善良意志的传统文化而言,对于国家的解释都不是这样说的,换句话说,取而代之者都认为那些掌握国家权力的人是恶,而自己是善,要拯救天下,否则取而代之的合法性在哪里?谁相信你支持你由弱势上升到高位?说政治权力是恶物,表明你只看到现象,看不到作为合法性基础的真理的独断。也想不到人性恶或道德缺乏,要解决没有依据、不解决成为灾难的两难问题。

  想要大同,需要有大同的现实基础,但传统形而上学所指的基础〈共同体、同志同仁〉只是虚构,且不论西方宗教的人神之分即不可合一的界限。其实有追求的人永远都只是少数,但这少数人在现实上进不了权力体制,在理论上也不应有权力,这是为什么呢?

  首先,因为有追求的人不会认同传统政治哲学,你与他们没有认同共识或共同语言。明明是不相容的人反对人的互相倾轧,你说是一个团体与另一个团体的善恶斗争,并宣称这经过理论指导和武装了的斗争专政是消除伤害的必由之路,我能毫不犹豫地相信吗?为什么一边搞阶级斗争一边我仍受到势利眼的伤害?

  换句话说,我尽管不知道如何才能没有伤害与苦难,但我尚有一份追求,而自以为知道的人恰恰是没有追求的人。因为你的所知是假的,我不相信你对世俗的真实性一点感觉与困惑都没有,那么你一定另有目的---从政是为了谋求个人的权与利,根本不存在消除伤害与苦难的志向与作为,尽管这个政治组织人数庞大,但多数都是平庸之辈。今天我们看到,这样的政治共同体不仅内部争权夺利,而且为了既得利益具有很大的垄断性排它性,连以恶制恶的限制也不容,当然也不容现代学理与自由思想人士,如此,政治权力体制也就成了癌症。

  其次,有追求的人也应反省到,人是有限的,人自身不能成为建构道德人心秩序的依据。康德说,上帝也是不可知的,因而借上帝之名的统治权力也是非法的。何况借人之名,借群众、大多数人、〝苦大仇深〞的人之名誉,岂有合法性可言?人是理智脆弱的动物,这是你要承担乃至宽恕的限度,所谓消除是根本不可能的。但也不等于说〝怎样都行〞。

  换句话说,有追求的人应意识到生存自保无罪,从道德主义上降下来,或把信仰退还给神学之域,以确立道德上的敬畏自律〈权力是他律性的〉。而政治法律若想作为的话,其作用在于调节,即不能让欲望无限度的膨胀,并有同情弱者的意向。可是这样一种自由思想能参入到当今中国的政治中去吗?




  注:看到网上有人吹捧王沪宁是一个了不起的政治理论知识分子,我以为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并且悲哀鲜有人反省理论、反省文革的亲身经历。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399)|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