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世界观〞辨析  

2011-07-20 23:18:30|  分类: 哲学的现代性解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说,不随波逐流是我的世界观。

 我说,那不叫世界观,只是你个人的生活观〈或个人的生活准则,不代表别人〉。

 友人答:我说的就是我个人的世界观。


  重点在于,世界观是哲学讨论的问题,它有一套普遍的因果逻辑〝知识〞表达系列。好像在纷繁复杂的现象背后有一个统一的可解释可把握的基础和脉络。

  而你的表达只含有个人表浅的好恶及态度,连心理深层的痛苦及仅仅指向将来时的理想都弄不清。要说在价值上彼此有关联,其间的跨度有多大?

  在这里讨论,我没有批评的意思,只想说说词语问题。它甚至不属用词不当的问题,而是无法命名或怎样来命名的问题。

  曾经在十多年前,我大脑像得了遗忘症,放弃了所有的内部语言,忽然又想写点什么,看看通过放弃后还能不能重新表达自己,于是写下〝我的世界观〞这几个字,但奇怪的是我竟然写不下去,不知从何说起,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直言之,我放弃了以前教化的〝世界观〞,似乎对人性又有了自己的感悟,怎么就无法重新表达呢?

  〝世界〞可以是一个名词,如自然、宇宙,万事万物,或中国文化所说的〝天〞。也可以是一个代词,即指普遍。就名词而言,世界一词更主要的是指人,或社会或个人,没有人世界无意义。

  既指人为何又扯到世界?或者万事万物,甚至是黑格尔说的天地人神?问题的关键在于,〝世界〞作为名词实则指称普遍,最早它是用〝存在〞来命题名的。

  它还说明一个问题,世界观也叫文化观哲学观,人生观,核心指人生的意义,如何生活的问题,甚至就是善恶问题,价值问题。它涉及建构规范,并非我们现在所说的我个人不随波逐流的态度与自律选择这个意思,它要求全,求普遍,求统一。于是就有世界统一于物质,世界统一于神,世界统一于天理,存在是一〈巴门尼德〉的说法或看法。此谓世界观。

  为什么人生意义的问题要扯那么远?这表明,人本身不足以成为规范人自己的依据,所以才外求于天理、物质〈物质性劳动〉、上帝、存在。例如说,物欲横流构成对我自尊心的伤害,我抵制它,我说我坚持了理性,但这不能挽救或改变众人,所以传统哲学要在现实的人之外或经验之外找一个依据,一个先验的它在,如〝绝对理性〞〈黑格尔〉,然后再返回我或人的头上,如君子、哲学王、阶级、民主代表、真理与道德的化身、天人合一的楷模即帝王天子等等,规范如此化为统治权力,或利己性的垄断权力披上了合法规范的外衣。

  可是存在不是一,人心也不是一,因而不存在统一世界的什么基础。如果说统一即类〈国家概念也属类概念〉,那么谁也不能以类的身份获救,现代哲学就不再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康德早就说过,经验之外的即超验的道德本体是理性不可知的,上帝,头上的星空只能是敬畏之源。

  可见,对问题的反思,也常常要涉及传统哲学的世界观。虽然它是人为预设的先验的东西,即不在经验范围内,于是就有一种假象悖论:不在经验内的东西是知识,这种知识不通过学习就不知道;不能解决经验内的苦难就是无用的东西。特别是人本主义话语,人性恶的事实否定人是理性存在者的命题。

  仅就我个人而言,经受或承担了苦难,退到幻想或理想之中,这算不算哲学?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它不但只有主观,也没有什么因果性,可是我怎么知道,你的因果律的世界观是另外做了手脚的?即我幻想没有苦难的结果,你说世界在开始就存在着这样的价值,它先于你的经验。你是把幻想的那价值倒果为因,套用了种瓜得瓜的经验知识律,是害怕承受痛苦的安全表述,还要强人所信。

  我常说,你要把目光转向思考常人,而不要注意自己的好恶,因为个人不是普遍,不代表他人。思考常人就是把自己的幻想与现实或世俗对比,揭示价值的限度,去否定作为规范的普遍知识根据、因果必然性。即便你不随波逐流,但也要有转变地持守。

  我知道人们希望学术表达更简单一些更通俗明白一些,可是我们在接受教育时都学过接触过这些术语,它已成为公共语言,我只是在使用公共语言时把内涵颠倒了或向真实性还原。要不,你为何察觉不了〝个人的世界观〞这个既个别又一般既是方又是圆的语病呢?我这不是吹毛求疵,没有这种敏感与挑剔,就发现不了语言所遮蔽的真实的问题。

 

 

ok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