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太人性的〈旧稿辑录续三〉  

2011-06-26 22:06:04|  分类: 旧稿辑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我想找出最原始的草稿来对比一下现在的眼光和用语,同时看看过去的痛苦挣扎,在没有现代哲学参照下的狭隘,另外看看能不能不再苛求他人。比较的结果是明显的,所谓的转变几乎是不情愿的,或者是一种怨恨,而在用词方面也一样不能分辨其义,有些文字幼稚得根本没法用。这些文字基本上写于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二年。对有的文字也不能不作修改。



 

  以他人作为个人之尊严价值的镜子,以侮辱他人为目的,这成了现实人的最大癖好〈根本没有大写的人、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回事〉。生存在世俗中的人们,被差异、比较和痛苦挡住了视线,成了近视眼。

  究竟是宣称有真理有幸福而看不到真实性的形而上学是盲目的,还是现实人的短视成为限度?

 

  凡是外在差异都可以成为个人自尊的资本和理由;同样,凡是不如人的差异就是自卑的依据。只要我在某些方面比你强,我便可以引为骄傲。如果我在主要方面不如人,也可寻找其它次要方面的长处来安慰自卑痛苦的灵魂,或据此抵毁他人。

  有些女人只是被动为世俗,比男人早熟,却不能表达为世俗,特别不能理论化或者反省反观。

  所谓反观即以世俗和形而上学这两端来互相观看,但俗众没有形而上学这一极,没有痛苦挣扎。

  同时,有幻想的人又未必能提供创伤记忆。

 

  如果说一个人的自尊只有在另一个人的自尊里获得满足,那么差异就是个人自尊的根底。高下优劣尊卑荣辱就是个人的存在方式。〈所谓差异哲学就是关于个人真实性的哲学,它也是否定同一哲学的依据〉。

 

  在我看来,所谓个人尊严,如果不包含侮辱卑贱者的意图的话,它就不会有如此巨大的诱惑力并趋使人们追逐之。这就是饥渴的互相践踏的欲望〈那些反对西方现代哲学或后现代主义的迂腐的学究们,是完全无视于灾难与深层痛苦的伪文人〉。

 

  女人注重细节,神经生存忧患问题而紧张,哪怕男人在发泄了寒热病似的情欲之后,她也会严肃而扫兴地强调几句。

 

  人贫不语,水平不流;人贫不群,水平不兴。


  俗话所说的神经受刺激,也就是自尊心受刺激,神经者自尊心也。

  奇怪的是,如此普遍的灾难与痛苦问题本来是文化哲学与社会政治责任良心的问题,何以推到心理学医生头上了?或者竟成了某些慈善家救助的事情?这是要为毫无作为的政治共同体或权力集团掩盖和转移责任吗?可见,无论上帝在与不在,它都是一个万能的超验维度,以剥夺权力的僭越,使其忏悔无责任能力。

 

  世俗之人不仅用行为、而且公开用言语反讽那些虚假文明的观念与话语,这不正说明虚无到处破坏着完美的幻想?

 

  天真的年轻人都是爱情至上主义者,只有老于世故的深知权与利的人才是尊严至上主义者。

〈在这个虚无主义的当下,为什么有权有钱的人可以包二奶进行性掠夺?因为权与利作为个人幸福也是掌控他人生存命运的资源,主宰着个人自尊心的痛苦不痛苦。受痛苦奴役的女人只好用身体来交换了。一个披着善的外衣的伪道者却把满足欲望放在首位,它为什么还是善与合法的!〉

 

  在现今,革命、造反当然是幼稚可笑的〈因为没有同一性基础〉,但是来横的、黑的,就无奈了,好像彼此还是一路人,至少在欲望上,在抵制信仰上是一致的。

 

  对于〝有钱就有幸福,钱越多幸福越大〞的观念,批判者常常这样反诘说:究竟有多少钱才算是最幸福的呢?

  这种批判恰恰暴露了自己的无知,因为他不懂没有人要得到那无限的幸福,所谓幸福就是面子和尊严。处在互相践踏中的个人首先要与周围的人相比较,在有了机遇之后其目标就是超过周围的人。

  所谓的〝故乡〞也就是他人生记忆中受侮最深的地方,所以古人有〝锦衣还乡〞一说,目的在于雪耻。什么〝救苦救难荣归故里〞之说都是愚人的、抽象个人、抽象苦难的权力话语。把超验的同一性利益作为满足自己的目的,其罪必须经受苦难的审判。

  既然差异无限攀比无限,亦即恶无限,谁能说拥有一定数量的金钱就是最幸福的呢?这种批判不也是对真实人性的蒙蔽吗?

 

〈待续〉

ok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