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还原真实是为了自由〈旧稿辑录续二〉  

2011-06-25 23:34:17|  分类: 旧稿辑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我想找出最原始的草稿来对比一下现在的眼光和用语,同时看看过去的痛苦挣扎,在没有现代哲学参照下的狭隘,另外看看能不能不再苛求他人。比较的结果是明显的,所谓的转变几乎是不情愿的,或者是一种怨恨,而在用词方面也一样不能分辨其义,有些文字幼稚得根本没法用。这些文字基本上写于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二年。对有的文字也不能不作修改。



 

  在我的旧草稿本中有几处写着〝怀才不遇〞这几个字,表明自己陷在蒙蔽自欺中无力反省。也许自己把困惑情绪当作〝才〞了。自己完全弄不清克服苦难克服人性之恶其实没有依据,以及人与我的无责任能力,因为我们没有〝万能之主〞这样一个参照。

  承受了苦难却无法反抗,无法雪洗,没有结果,当然很不甘心,但不知这正是人的荒诞所在。特别是个人还承接着能力的教化,还以为能力与仕位有一种相符关系,或者真理与权力或满足自我的传统教化已深入潜意识,怀抱这样一种情绪,却总是被一些小人使绊子,仿佛对方知道你的意图,所以故意坏你的事。

  我没有做到反躬自问:给你高位,你真能摆平一方的人心秩序吗?你是万能的上帝吗?世俗虚假的救主,和历史使命的教化,难道不是一种权力的僭越?一个人善,或个人的自律,能代表他人吗?能保证他人都有理性吗?为什么他的乖、服从、听话就成为被提拨的资本呢?

  反观各种单位机构的头头脑脑们,其实没有一个有〝才〞的,甚至连〝志〞都没有。他们绝不是靠拯救道德秩序之才爬上去的,而是用尽心计谋求体制内的权与利的结果。只是〝合法性〞话语维持着这种现状。

 

  某些女人的全部生活意义就在于追求或证明自己比别人多一些优越性,并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人我比较上。她们时时刺探别人是否比自己不如,处处留心自己在哪些方面比别人强。对于不如的就加以讥笑,稍强一点的则给予诋毁。直言之,自尊心的快乐与痛苦是她一切意识的核心。我这不是在贬低女人,相反,作为事实存在,它是对一切理性主义话语,包括〝目光远大〞、〝胸怀宽广〞之话语的反讽!而目光短浅正是一种限度,只是感性的女人对此加以放大了。

 

  俗话说:〝活人岂能被尿憋死〞,翻译成哲学话语应是:活人岂能被虚伪的道德良心困死!

 

  叔本华说:〝人性的弱点就在于把自己的幸福、价值和尊严建立在他人的看法上。〞

  如果仅从这样的话来看,叔本华称不上现代哲学家。他不知人的虚无性、差异性,以及人成空壳的真实。在世俗中,所谓幸福不幸福并无本质尺度,仅仅在于个人外在差异比较的高低,比他人强,就有尊严,也就是幸福。眼光只看外部所属的,就是世俗的看法。当俗众历来就认为有钱就有尊严时,你穷了,不符合世俗的看法,别人歧视你,没有尊严,又何言幸福?你拿什么来抵抗改变世俗的看法?殊不知,人性的弱点只因没有本质,也就成了限度,尽管符合了别人的看法仍然是空虚无聊无意义的,但也挡不住人们象机械律一样的追逐之。

 

  自以为正直,不但跟权贵搞不拢,连俗众也不欢迎。我不是在描述在这以利益为中心的时代俗众怎样围着权贵转的图像,但是,与有限性作对,象基督耶稣样的受难,这种状况不正说明需要启蒙吗?

 

  适者生存的法则对生物而言或许会造成进化,尽管我们没有依据说,现在这样就是好的而排除另一种可能性;但对人性的表现而言,适应这样的世俗不会造成进化。因为世俗是负面的,或者如尼采说,人类已到了极限。

 

  撕破了脸皮还必须装出有脸皮的样子,才叫脸皮厚,所谓〝唾面自干〞也不过是承担的命运,〝黑〞是由于〝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如果因为撕破了脸皮便感到无脸见人,仍然血气方刚,是不会有出息的,和不知限度的表现。

  不要以为人们都很有脸皮,很要脸皮,你害怕见到这些要脸的人,以为自己没有尊严。这是假象,或装给别人看的。在自我意识的主人与奴隶、伤害被伤害的关系中,人其实都是没有脸皮的,这才是现象背后隐藏的本质。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混财不富〞所以当作利己性的信条,是因为不可通约性成为根底,也就是说,人就是人的障碍〈正如说〝人对人像狼〞是丛林原则〉。这也是人即非人的含义。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格互相侮辱的历史!

 

  正因为受侮辱的痛苦、自卑的痛苦成为人生的创伤记忆的根底,人们才爱虚面子。

 

  〝知耻近乎勇〞,不,无耻才能勇,才敢为天下先。试问以道德为荣的教化为何阻止不了苦难与罪恶的重复?

 

  〝不患贫而患不均〞,这有什么可指责和嘲笑的呢?即便这是个人的幻想强说成是普遍人性的,即把〝不均〞说成是破坏规则的因素,你还没有追问:有整体的和绝对的贫和富吗?贫与富不都是人格物化的表现吗?而人格就是差异,所以人们既要追求差异,当自己比别人不如时又要批评差异。曾经宣称要克服差异达到天下为公,结果理想失败了,你又有什么权利压制别人对差异的不满呢?换言之,你忏悔了你的无责任能力,放下了对真理及权力的僭越了吗?

 

  不是人们自己要耻于〝恶衣恶食〞,而是你不知限度,不知人已成空壳,需要外表的荣华富贵来撑起个人的光荣。特别是你在批判人们的非理性时,完全不能体察其深重的苦难。谁能承担因为恶衣恶食所受到的歧视伤害?你能把罪与苦分开吗?苦与罪是一块铜板的两面,善与福是超验或神秘的。今天的还原真实不再是透过现象发现背后新的本质而创新,而是透过现象领悟现象的根底,从假的本质的囚牢中解脱出来。

 

  不公是人性的表现方式;不公同时又是自尊心痛苦的原因。这就是罪与苦的纠缠与轮回!西方哲学中从康德到利奥塔,不都说公正是不可认知的吗?没有这种向真实的还原,岂有思想准备谈论不公根底上的调节与限制!结果仍然是无责任能力幻想、轻信。〝我企盼光明已到恐惧光明的程度。〞(张志扬)。

 

 待续


ok

还我真实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