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旧稿辑录一论人性  

2011-06-25 09:04:14|  分类: 旧稿辑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言:我想找出最原始的草稿来对比一下现在的眼光和用语,同时看看过去的痛苦挣扎,在没有现代哲学参照下的狭隘,另外看看能不能不再苛求他人。比较的结果是明显的,所谓的转变几乎是不情愿的,或者是一种怨恨,而在用词方面也一样不能分辨其义,有些文字幼稚得根本没法用。这些文字基本上写于一九八八年至一九九二年。对有的文字也不能不作修改。



 

  嫉妒的实质就是排它性,虚荣心也一样,凡涉及人性心理现象都没有同一性和理性本质可言〈所谓人性心理,就是自我意识,个人自尊心,而个人是差异的同义词,与团结、集体、统一等词语相对〉。嫉妒就是贵我,就是自我的主人意志表现,只要有两个人以上,它就不相容

  因为另一个企图超越他人的意向以及实际上的优势伤害了我的自尊心,属于不善,所以我要以恶的方式来发泄这种被伤害的痛苦与不满情绪。嫉妒的逻辑是:凡是未能成全我、或压抑刺痛我的自尊心的事情都不是善〈善是不能制造痛苦的,所以没有根本性的善〉,那么,我必毫不犹豫地报复之。这就是世俗常态,及它透射的虚无之光。

  我这是在作事实描述,即我说的就是事实。女人敏感,反应迅速,是因为她不相信善,所以女人是天生的反本质主义者。反过来说,只是自以为有善的人才是迟钝的没有自由的不能自保的。

  请你不要以理性为标尺来批判,也不要用理性来辩护谁的〝工作突出〞。一个人的工作突出不等于他能拯救人类,成了上帝---以此观点看,任何方面的突出都是世俗的、没有终极意义的。

 

  为什么在不幸的女人眼中男人都是骗子、坏蛋?难道评判不幸的尺度不就是幻想?因而当转变的是幻想者。而批判女人不善的男人不也同样要转变自己吗?

  对女人而言,如果男人柔弱,也就是善,他又如何面对丛林原则而生存?如何保护作为女人的你?

  对一个幻想型的男人而言,其实做小人也不易,否则他为何总是做不好呢?

  真是难解的悖论。

 

  所谓礼仪、形象都不过是一种面具伪装,甚至是权宜之计,因为人的理智是脆弱的,比如那些高位者,形象几乎是处于高位的当然性,但他们在私下场合,以及在下属面前,没有不是暴君面孔的。他是在用事实告诉你:你真以为我那么温文尔雅吗?蠢蛋!请适应我。

 

  某些女人的择偶现象:现在嫁给有钱人成为时髦,与过去嫁给先进模范,性质是一样的,都属世俗性,出于自爱或虚荣心,出于个人的趋利避害,别以为前者有什么超世俗的理想。

  而真正有志于超脱的人是不会被体制树为先进的,因为他不会认同群众即真理的独断论与媚俗论。是的,我说它是媚俗的,因为他要以此作为权力的合法性基础,哪怕他明知人心不善,明知是人整人的现象与本质不相容。

 

  与世俗作对的性格是不知真实性与限度的注脚。一切愤世嫉俗者,一切对现实不满或愤愤愤不平者都是未看清残酷之真相的弱者!

 

  何谓人才?把自己的道德幻想当作才能,在理想破灭毫无作为的时代,因不能进入体制内即不被任用而苦恼,一面鄙视爬上高位的平庸者,一面又因相比较而感到自卑。在自己的这种善与恶、理性非理性的情结中还能反省人自身的无责任能力,并以此批判僭越性的专制权力体制吗?

 

  人格的两面性:表现为主人意志要诽谤挤压他人;表现为奴隶意志要奉承羡慕他人!对常人而言,前者为阴后者为阳,所以世俗人际关系靠阳奉阴违来维持其一张一驰,没有承担的耐心就无法入世。虽然在阴的方面即不择手段的恶行上已到了大危机的程度。

 

  如果你以为自己是善,则会面临一种尴尬的处境:对专制之恶作抽象批判,相对而言是容易的,而对你处身其中的芸芸众生之奴性与劣根性进行批判,则势必陷入孤立境地。你以为他们的行为丧失了〝人格〞,或以你超脱的尺度来批判,而他们认为这正是他们换取荣耀和利益的方式。他们需要的是你的恭维羡慕,你却横竖看不惯,这是在得罪他们啊。你不是神,在现实生存中将何以立足?甚至还要以什么傲骨精神来误导他人?

  你能从你的尴尬处境中反省到人的限度以及许诺幸福的权力之不法吗?换言之,我不再以善为尺度来批判,而以虚无之在联结世俗与专制问题。如此我才摸到自由思想。

 

  谁不把精力放在眼前瞬息变化与己利害相关的事情上,而有所分神、耽于幻想,谁就会认为是不太正常不识时务的自我孤立的人。其实这个世俗既排斥你又裹挟你,使你领受虚无。

 

  在科学知识上有所怀疑会获得新知,而对世俗现象的怀疑你将碰得头破血流。〈只有对传统形而上学的彻底怀疑才会有转变有所承担与自由〉。

 

  我不知历史的彻底虚无性,不知〝世界黑夜的贫困时代久矣〞,所以无法用词语来表达,结果写成:历史的演变不过是尊卑手段的演变,比如从暴力到金钱,并仍以阶段论形态论来说明:奴隶社会暴力是手段,封建社会权力是手段,现代社会金钱是手段。换句话说,我并不能从否定传统形而上学的层面上来打开我的封闭的眼界,推动我的转变,沉入事实的底蕴。结果,同样是痛苦,我却是一种处于被囚禁的煎熬。

 

  我曾说,孤独封闭的性格姿态就是不宽容不悦纳或排斥他人之虚荣心的表现,你也将成为众矢之的。人性之恶伤害你挤压你,你无反抗对象,只好以躲避这种消极方式来抗争,但明显的意图是掩盖不了的,结果,世俗再次以排斥的不愉快的方式限制你也召唤你承担。

 

  你标榜某种任务是理性的,但一落到众人之中,落到差别意识中,就变成非理性的,只争个人尊卑高下了。这难道不是理性的迷误与盲目?

 

〈待续〉

 

 ok

 

还我真实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435)| 评论(1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