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爱与苦难--札记  

2011-06-21 08:00:53|  分类: 原创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去或记忆是人生经历的沉积,它才构成总结的对象。如果不想让记忆栓住自己,就得透视记忆的本质。
 
       一些女人喜欢说爱,我则倾向讨论苦难。前者着眼将来时,我着眼过去时。着眼将来时是为了逃避现在,而我着眼过去时是为了活在现在。
 
       人逃不出苦难,正如离不开空气。一些人回避苦难,或以为苦难只是人生的某一个时段发生的事情,这只表明他不能谈苦难,或者根本没有思想准备。
 
       人们说:爱要找一个懂你的。我要说,你先把自己读懂吧。所谓〝认识你自己〞,今天已不在理性与神性的层面上,而是在还原真实进入现代的意味上。
 
        人们论爱着重于情,连过去说的共同语言都不要,这是个很大的误解,这种保姆式的爱未免太世俗,也背离了爱,只剩下人情。极而言之,如果你的灵魂太苍白,读不懂我,哪怕让我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我也未必仰慕你爱你!
 
 
       讨论爱只讲情不讲思想,说明人们不能谈思想;说明今天仍然是整体无思的状态。
 
       爱是一种期待和依赖,指向将来时,而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如果你有独立的自我,在这残缺的人生中即便没有被爱,你也是现代人。爱不过是你献予了自我的独立性、丰富性。
 
       如果问什么是痛苦而不能答,表明我们不知痛苦为何物,需要给它命名。例如说,〝痛苦基于人自身的有限性〞,这对中国文化而言,就是前所未有的命题,不要说一般受教育的中下层人士闻所未闻,高层专业学者也一样。
 
       同样,我的博文也是由一些命题组成的,不仅晦涩,而且跨度大,这也是一些人读不懂的原因之一。
 
       自我意识的互相纠结像一种遗传基因,构成人自身的限度,而物化的世界不过是它的表现。可是没有深思的人们总是不知如何表达。只因时间未到,你说出了他将来想说的,他却对你有抵触。
 
       我的说不能唤起你说,不是我没有领悟,而是时间未到。
 
 
       想一想以前,我对某高校编写的《自然辩证法》教材提意见,主编立即要找到沟通方式来表达兴奋之情感激之情。而我对一些网友提出批评和不同意见,却立马跟你决绝,多么可悲!这是胸怀、眼光、胆识、志向、学问的差异。
 
       谈民主自由的人、谈传统哲学与文化的人,请你们多一点文学的眼光,从生活中去找真实。
 
       处身在十八世纪的康德说 :〝 这是一个批判的时代 〞。 而在十九世纪末就更是一个批判的时代了, 尼采宣称了作为世俗界最高偶像的上帝的死亡,人背叛了善并杀死了上帝!今天的中国,决策和物欲化的事实更加强劲地批判了残余的幻想,也批判着由等级制度所建立的各种人为的偶像。
 
        所谓精神偶像在今天真正是个人生存真实性的蒙蔽,是你生存的无形枷锁。 你崇拜吧, 没有人同情你生存的可怜状,那是你自己要拿生命去为偶像而牺牲。
 
       今天的物欲化尽管是负面的, 但它却是对各种科学偶像、文学偶像的批判,从而使个人成为个人! 否则,为了争道德优势与等级,又 将是另一场血腥的撕杀。
 
        世俗界的一些强者只是比别人强了,咸鱼翻身了,但并没有逃出世俗界,或根本无逃脱。因为没有人能逃脱得了,罪与苦就是人的定义。为什么一些人不能提供创伤记忆?甚至认为儿时是美好的?
 
       人们不知道,你曾经受过的教育---不仅仅是关于生活的意义和建设性的规范,也是自我的一种表达。它失效了,与现实隔离了,你却不知反省,或干脆不管它,自个自的描述自己企盼的爱,以为这是你自己的自由。但是,没有反省与建立贴己的表达就不叫自由思想。
 
       反省能力和视野不等于文化知识水平,尤其不等于现实生存本身---没有钱一切都等于零,哪怕是一种反省也不能直接兑换金钱,如果你不是职业性的话。
       这岂不是说,职业与非职业是两码事?职业性的思考者并不能为非职业的提供什么,因为我要生存!
       是的,在某种意义上是这样,即学者只是一种垄断性的职业,如果连生存的参照都不能提供的话。但是,我仍然需要反省,为了疏通我的堵塞,为了在被扭曲中还原真实,为了不白白地在人世走一遭,为了恢复我本有的生机,为了我的精神气质的改观---这种无形的东西恰恰涉及我生存的好坏,而这又不能用你倒底拥有多少钱来衡量。
 
       为什么两性之间要把得到、归于的意义加以放大呢?所谓得到、归于,也就是不确定、不安全、不踏实的那种情绪的消除。没有这种意义的放大,就没有趋动力去靠近。但是这种意义是永恒的吗?它为什么又会失落?比如许多分离的夫妇以及没有分离的夫妇,当初不也是靠了这放大的意义走到一起的吗?为何没有持守呢?或者为什么被别的意义分割并取代了呢?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371)| 评论(2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