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死去活来的记录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张志扬言论辑录〈-〉  

2011-05-08 00:22:50|  分类: 张志扬名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把张志扬先生称为民族思想英雄,诗人哲学家,正如别人称他是当代中国思想界的〝秘密教父〞一样,这并非因为先生与我有点书信交往,我相信这个荣誉终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这里辑录了一部分言论,主要是为了让我更好地了解他,有的也是我所遇到的问题。特此说明。

 

读书是我的一种资源,更多的读生活、读人、读事、读自己的经历,是我更重要的一种资源。

 

人死了,有限的终有一死的个人才在人的死而复话中听见〝十字架〞上的真理:谁也不能以〝人类〞的身份获救,〝个人〞只能是个人......

〔引者按:人死了,即不能再幻想通过救别人这种道德方式达到自救的目的,事实上的自保总是无道德,并且残酷。理论上讲,共同性已成空洞,因而不那么道德就是人的有限性,这个责任只能由上帝来承担,否则就只是被动受剥夺。这个结论很不美好,如此生存也无意义,但却坚硬,就像“〈牺牲别人〉发展〈自己〉是硬道理”那句话--不看括号是什么话,再看括号里的内容是什么话?是不是另一个灾难性的极端?〕

 

任何一个单词,在没有进入词组、句子、语境中时,都只是一个没有所指的能指。只是许多〝单词〞,自以为它有所指的蕴含,不过没有在语句中实现罢了。...其实每一个单词都是一个〝空集〞......一个人很有点像一个单词,...一个自信的单词,他总以为能够找到自己的所指〈真理、价值、意义〉,找不到是暂时的。不过他应该放聪明些。

 

历史就是〝人是什么〞的〝什么〞不断改变的历史。这句话同时也可读成:历史就是〝人不是什么〞的历史。任何把人规定成〝什么〞的现实都要在历史中遭到否定。历史因此而表现出一种奇怪的姿态:仿佛历史展现〝什么〞只是为了取消〝什么〞。也就是说,人是什么正因为人不是什么,历史才成其为人的历史,而不是〝什么〞的历史。

 

这种阅读中伴随再体验的唤醒......大概,凡表达只要显示了个人言说向公共话语的转换,这种情况就不可避免。一般人对此不意识,往往表现出两种不同的态度。或者干脆拒绝,一个简单的问题非要故弄玄虚地变成复杂,多此一举;或者敬而远之,我相信你是有道理的,但和我没有关系,你说你的,我做我的。所以我们都难讨读者的喜欢。...思想因单词的缺席而整天滞留、寻找、等待,寸步难行,思想似乎意识到自身,但只有词语把它带到现实,而且常常惊讶词语的陌生性,思想小心地追随着,像草履虫样迎合着词语的端倪。

 

既然任何哲学提供的形而上学本体的终极证明是徒劳的,那么,一种哲学,不管什么样的哲学,要求人们在理解上的认同共识,也同样是徒劳的。...所以,个人作为个人,至少在思想上天然地拥有对任何哲学、任何理解要求缺席的权利,即不认同、不共识〈按:我把这种观点也称反哲学的哲学-引者〉。

 

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道德〞,生命是不能直接承受这样的提问的,还必须加进什么是人的有限性可以承受的真理与道德,什么是人的有限性承受不了也不能承受的真理与道德...等等等等。生命的脆弱需要这些意义空间的置换才可走上通向真理与道德的各种道路。

 

许多话,其实说了上千年,只要它一开口,就在主流中,不管其对错,你都得承受它的正宗或当然性。可是有些话,天生就在不该说之列...我连说的地位都没有,谁接受你的传递?常常,无意识的冲动正在于抗争地说出来吧...所以,恰恰在语言的道德优越感上,我的反应格外容易走火......

注:以上摘录《缺席的权利》。

 

林中有许多路,有些路多半悄然断绝在人迹不到之处。即便人迹所至,也多有歧路。路,人不走不在,人走也未必在,要不,常人怎会迷失在常路中。...我的迷失是为了您的不迷失。

 

你要知识。我要生活。先生。

 

其实我不喜欢尼采,从用语、行文到气势,我都不喜欢,然而他的力量却悄悄地震撼着我,我是迎着它扭身而去的。


-- 《语言空间》


我毫无高远的非分之想,仅在可读可看中疏导长期郁积的块垒,所以文字多缠结,即便有思,也在气息意象之间。...他们是阳光中人。而我是夜行者,常从负面切入的探问,既是入思的所在,也是行文的所在。

--《门》再版后记




ok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1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