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个性---诗的美学解读〈博客印象〉  

2011-05-13 23:53:12|  分类: 诗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讨论之前,先作一下比较: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李白〉

半亩方塘一鉴开〈朱熹〉

 

我跑完今天的长途

并且

我是用双脚走过时间的

不像别人

是坐在时间的怀中

睡过距离的

...........

〈---风的博客〉

 

  前面引的是古诗,后面引的是现代自由诗。我想让读者静默一下......有什么感受?

  前面描述的无疑是视觉印象,是直觉看到的,但又是重复的印象让诗人主动去联想而表达出的意象,这种意象会唤醒读者的再体验或回味,否则,大家视而不见,索然无味。

  后面的诗呢?还是视觉印象吗?尽管以我封闭浅薄的阅历认为,中国古典诗词描述视觉印象居多。

  不,那已是高于视觉印象的知觉或知性印象了。首先是空间知觉:位移;这位移的因果关联又在时间中,从这到那,也体现为从此时到彼时。但诗人大胆地直接写〝用双脚走过时间〞。紧接着有一个比较:〝坐在时间的怀中〞,静止,〝睡过距离〞--从时间知觉再到空间知觉,以衬托〝我是用双脚走过时间的〞。

  这种知觉印象比视觉印象更抽象,我们看不到静止的时间,而空间除了物体占据及其距离外,还有〝我〞的运动,运动把空间与时间关联起来,这里的〝我〞没有消失在词语中,只呈现〝我〞看到的对象,〝我〞就是描述的主体,但〝我〞又在自然的意象中,只是这自然已概念化为时空了。

  试想,没有这种奇异的陌生化的独创的意象和读者再体验的唤醒,你去了一趟回来,我打牌或睡觉,熟视无睹,没有意义,值得表达吗?或者我只用常规语言符号来表达,这样的表达有生命力吗?艺术的美难道不是主观创造的真实,所以才令创造者忘我地去追逐?

  一个人发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并追逐着表现着,这叫独创。所谓个性化与天才同义,这天才并非权威偶像或规范,它恰恰与此对立,或者说创新总是与不满足于传统相关。

 艺术创造是超越性的。有两点:超越生活的平庸;超越现存表达的平庸。


  当我这样写着,我想到理解,想到自己,我拿这样一句话问我:〝你听过另一种语言的另一种表达吗?〞我想指的还不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理解的差异。好长时间,我不看书不动笔,没有实现着听说读写的交谈关联,充其量只有潜在的批判。这种批判与浮躁情绪作为一种限度也把另一种语言另一种表达排除在视域之外。

  我沉浸在理想追求、付出而没有结果、没有报偿的困惑情绪中,更不满于理想的权力化。面对苦难、艰辛的生活,我只想要那揭示负面生活的文字以便沉入事实的底蕴。生活的空虚就是本质的空虚,苦与罪就是对理想、真理、将来时的否定,但否定是在哲学层面上,一般弄文字的人其文学及杂文作品既无用也无力,他自身还在蒙蔽中,没有现代性的视野与反省能力。

  我把这种揭示负面还原世俗的文字也叫〝超越〞,因为只有它才能把我的观念带向现实,它是感性的理论化或领悟,虽然常人或世俗强者并不需要---因为,如果我划一条界线,他们本身在负面,而我在正面,但我不知为何没有立足点,即不知作为价值是彼岸的超验的。我在虚无中不知虚无,在现在中不知现在,也进不了负面生存。因此,我需要负面文字不断强化想转变的我或清除、否定旧我,所以我的表达往往是抗辩性的,多年的压抑使我特别容易激动。我追求领悟,反感囫囵吞枣似是而非的话语,更拒斥那些自欺欺人的强权话语,但也害怕无限超越,因而有些爱好〈比如文学、书法〉早就放弃了,如果它不能帮我改变观念以自救的话。

  我这里使用超越一词是多义的多层次的。我以为第一个超越就是超出话语,进入或还原、把握问题。不管你把现代哲学规定为什么,这个视野是属现代哲学的。

  记得作家王蒙曾经讨论〝革命、世俗与精英问题〞,他就以他的表达扭曲问题也扭曲着我们这些承担者。例如他说,革命一定是什么问题打成了死结才得以发生。另有何清涟在《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中说:一定要来一场革命才能如何,云云。这些话语表明我们经受了苦难也经历了理想运动与改革转向,却完全是一笔糊涂账,不知理想为何物也不知苦难为何物。

  我曾经说,自由、文明作为传统文化的终极目的,就是一直想把人从野蛮、伤害、剥夺、残酷的自然性及人格物化、平庸的虚空状态中提升出来,但一直不成功,一直失败、造成灾难性后果,一直无效,缺乏依据。所谓革命的依据〈真理〉就是一种独断,它本身就遮蔽着、覆盖着世俗的罪恶与苦难。

  就自身经历而言,不要痛苦的我一直往后退,结果一直遭到独断论权力化的剥夺以及人的野蛮性、劣根性的剥夺。幻想和对人性恶的泛化印象使我无法面对〝这个个人〞,无法进入真实而残缺的生存。可见超出话语进入和把握问题,就是突破传统的思想观念和语言表达,这是根本性的转向,尽管是向负面的真实还原。所以现代性就是拒不重复传统的那些虚幻不实的本体论根据。没有这种突破,就谈不上价值更新,即谈不上向正面超出的可能性。在今天,超越一词是有限定的〈参见我的《超脱新解》〉,叫做〝超出平庸还原世俗〞,它既是承担性的又是自律性的,同拒斥话语、权力相关的一种安魂的自由。

  〝但别忘了,〝理想〞的罪恶再也不能让它逃之夭夭。二战以后、苏联解体以后,文革破产以后,人类向往幸福的理想必须经受人类横遭苦难的审判〞〈张志扬语〉。

  就现代性的揭示虚无的陌生性语言和领悟而言,凡现代思想人物都具有天才性与个性化,与康德说的艺术天才有着层次与目的的不同。因而我也只能在这样的差异上理解着。

  再看一段更直接的苦难的诗意表达:


〈---孤傲的网易博客〉

太沙哑的嗓音

喊不出我的绝望

被刺瞎的双眼

再没有了迷失的恐慌

既没有原由哭泣

便让它重新倒流回心底

.........


  这是一位在读大学生写的诗,我以为它的沉重及对苦难的领悟已超过了现当代中国的其他诗作,具有超前的感悟潜质。如果说前面的现代诗作者像一位画家追逐着灵感,那么后者则在整体层次上领悟并表达着人生苦难的真实底蕴〈尽管作者还年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未完待续〉

ok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1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