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转)刘小枫《思想的临界——张志扬教授荣开七秩》  

2011-11-24 21:58:36|  分类: 张志扬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志扬恐怕是我国学界学历最低的哲学教授——如今六十岁以上的教授,没有硕士、博士学位不算稀奇,因为我国到八十年代才初建三级学制,但张志扬连本科学位都没有……
  
  日本以数十万大军攻占武昌后的第三年(1940年),张志扬落脚在这个“辛亥革命打响第一枪”的古城,父亲是长江码头上的“脚力”(挑夫),老人家断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将来会成为中国未来新时期的思想界“脚力”。
  
  高中毕业后,张志扬以优秀成绩考上大学,但没有如愿上大学念文学,命运莫名其妙地分配他进了农机学院,时在五十年代末——两年后,因实在念不进农机,张志扬主动退学,次年重考大学,虽成绩优秀却再次被分去农机学院。张志扬干脆不去报到,放弃当大学生的资格,到武汉钢厂夜校任语文教员……“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时,张志扬年方26岁,次年便莫名其妙地被捕,一关七年——那个年代被捕入狱的人如今大多有了一段光荣历史,张志扬的单身囚室对面的单身囚室关的就是一位老资格共产党人。神奇的是,张志扬在狱中开始自学哲学和德语,七年狱历等于念成哲学本科和研究生学历,一同入狱的其他人大多要么疯掉要么乘放风时跳楼走了……莫名其妙地出狱后,张志扬被分派到一所乡村小学喂猪,一喂三年,可以算作他的博士学历——张志扬最早的哲学论文是在猪圈旁边写就的。七十年代末,百废待兴的国家成立社科院,设考招聘研究人员,正在喂猪的张志扬凭狱中学力考得副研究员职称。我念研究生时,读到他在猪圈旁写的文思并茂的文章,感铭至深,禁不住给这位副教授写信时敬称“老师”(我在北大时的老师们,当时大多也都是副教授),他却坚持自称“大哥”——等我见到他时,果然一副大哥样,从此视为大哥……直到如今,坐过七年单身牢狱的张志扬,身板仍然硬朗如大哥。
  
  张志扬的学术生涯始于改革开放,八十年代中期从湖北省社科院调至湖北大学,受命支撑该校德国哲学研究所,九十年代初南下海南大学,与友人共同筹建海大社科中心,教书育人至今。凭靠狱中修炼得来的德国古典哲学功力,张志扬在八、九十年代致力研究德国现象学和存在哲学;2000年后,张志扬的思索进一步在政治哲学、诸神学与哲学之间展开,用他自己的话说:哲学向政治哲学——用语言两不性去西方本体形而上性;政治哲学向诸神之学——用古今之争背后的诸神之争去西方一元一神性;诸神之学向哲学——用元典的无形之道去西方意识形态性。二十多年的学术生涯,狱中学历磨练出来的硬朗思想个性和雕刻时光的独特文风始终担挑着中国哲学思想百年来的艰难重负。
  
  荣开七秩之际,张志扬教授的研究生们自发地要呈献一部文集为先生祝寿,响应者除八十年代的老朋友外,还有九十年代和晚近几年成长起来的学苑新秀——按我国文人“秀才人情纸半张”的传统,亦按西洋学界习惯,文章均为各自的研究所得(仅两篇为译作),后一部分文章为古典作品解读,因此按所涉及的作品年代先后编排顺序。
  
  2008年8月于中山大学古典学中心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287)|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