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感恩还是忏悔?  

2010-09-02 00:03:32|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个具有几千年君主制传统的国度里,我们所受的教化〈文化=王化?〉就是要对君主感恩戴德,以证明君主功德无量,进一步证明君主之权与利的合理合法。这是一种诉诸于感官的教化方式,因为君主所代表的那个天道是无法感觉的,所以宣称君主是天道的肉身化,君主即可感觉到的天子。

传统教化与今天的历史剧可有一比。电视这个东西也是诉诸于感官的,而感官又不能对概念性的东西作判断。今天的历史剧问题不在于没有民主观念,它首先是没有道德观念。你看历史剧里的君主多么英明完美,这儿有贪官被君主揪出惩处了,那儿有水患被君主排除人为阻力而解决了,好一副正义的高大形象。 可这根本就没有涉及到〝问题〞,因为道德文化是要解决人自身的罪恶与苦难问题或道德危机的,比方说人性的虚荣、好勇疾贫、损人利己、互相践踏、本质缺乏、人遭物化等等,自诩为天子的历代君主们是如何解决的?这个问题不好用感性的影像来表达,正如那先验的或宣称先行存在的天理一样无法感觉〈或经验---西方哲学中的经验主义强调的就是这一点〉。换句话说,人世间的苦难与罪恶是由于人自身的有限性造成的,究竟谁如基督教的那个万能的上帝一样拯救了人类而需要臣民歌功颂德呢?歌功颂德的历史剧除了媚俗或掩饰合法性危机之外恐怕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就像我们的君主制历来的教化一样。

即便在西方,那个万能的上帝,在人类罪与苦重演的事实面前,也转变为弱苦无力了,何况人冒充的假神呢?

这也是一种文化差异。西方只感恩于上帝,道理在于,人是有原罪的,上帝是最终的审判者和惩罚者,人因敬畏惩罚而忏悔自律,再因赦免而感恩庇护。人不是上帝,也想像不出谁能救互相伤害的众人于自造的水火之中,因而需要感恩于他。换言之,不存在一个外在的与作为整体的我们对立的东西,不存在共同的敌人或恶,需要一个头领带着众人征服之,然后就进入了天堂而需要载歌载舞歌舞升平。恶就是人自身的根性,人才与超验的上帝区分开来。这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说,你有痛苦要承担,却连报复的对象都没有。

现代中国的现代转型,即马克思主义的切入,在西方哲学的走向上,无非是人义论取代了神义论,超验的善降为〝经验〞,于是有道德化的类,或作为整体的阶级。也就是说,有原罪的人与上帝的界限,变成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的善恶对立。阶级又由政党代表,政党由领袖代表,一级一级抽象,人成了救世主或上帝。敌人消灭了,我们幸福了,当然还要感恩带德。可是同一性的幸福不过是虚构,非同一的个人或互相践踏的恶行到处破坏同一性的梦幻。以致不得不改弦更张放任原罪欲望(只是以经济欲望之名加以合理化)。在理想破灭后,在重复的灾难面前,我们还能清醒从而有审视问题和文化政治权力的能力吗?

但歌功颂德的维稳教化即王化还延续着,令人困惑不解,尽管这个问题感官无法辨别。

在以往,如果弱者得以翻身,那么这多数弱者理应感恩,但这在差异性的〈世俗苦与罪的〉事实上来说不成立,因为没有善的、利益一致性的、可联合起来的弱者群体,也没有谁消除了人的原罪欲望。反过来说,有恶行的人更无须感恩。

在以前,五类份子己是残酷惩罚的对象,但个人不是类,无论怎么分类怎么惩罚,罪与苦照旧重演。换句话说,阶级斗争不能说不残酷,但人性之恶却在一边看热闹。

那么在利己主义平庸主义毫无作为的今天,什么人该感恩呢?作为弱者的善类在理论与事实上己不存在了〈坑蒙拐骗的恶行就是反讽〉,是有原罪的人,强者、富者要感恩吗?且不说拯救恶者与道德合法性相悖,撇开道德不论,强者、富者其所以有此状况,那也是残酷的自然本性所为,属〝自我创造〞〈尼采语〉的结果,正如过去的惩罚惩不到本性的头上一样,即使再开放无度,他不牺性别人发展自己也不会有〝成果〞,这与他人、〝救世主〞〈上层贵族统治〉何干?不信你试问一下他们。这个逻辑悖论是明摆着的。

所以,这不是感恩的问题,而是作为有真理罪的你需要知罪并向承担了灾难的公众忏悔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1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