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不要寄希望于反腐化  

2010-08-04 00:40:12|  分类: 政治哲学与民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寄希望于反腐化,这对于你个人生存状况的改变无任何帮助。文革后的几十年,一些人不断地写反腐的文章,除了写作者出了名之外,现实情况毫无改善,以为痛快的读者恐怕也只算自欺自娱了。还有人为贪官落马而兴奋,殊不知贪官落马如同交通事故,难道因为有交通事故就不准行车就不驾车了?

反腐化本身就存在学理上的误区。而且这误区贯穿现代中国一百多年,从二十世纪初的自由、民主到平等主义,再到文革后的自由、民主言论,都是如此。殊不知,不存在一个外在于我们的什么东西与作为整体的我们对立着。

二十世纪初的民主口号和运动在观念上就以为民众与统治集团是两大对立的阵营,到后来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愈演愈烈的阶级斗争,都只有整体观念,没有个人,及至文革后,仍是如此,比如民族国家,复兴中华、西方阴谋,现代化,人心思富,穷怕了等等,过去的苦难是因为富人剥削穷人,现在的思富是因为作为整体的我们穷怕了---假如因为穷而受到歧视,这歧视是找不到对象的,不是阶级--据说文革期间都差不多穷,西方富裕?可是当个人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时,还没听说外国如何富,更不论生活在外国人群中。这外在于我们的歧视是何物呢,是一个虚幻的东西吗?

找不到答案在于从观念到语言,没有个人真实性存在。进一步说,个人差异作为现实的也是负面的事实是不能作为价值与意义表达的,即便你说共同的利己主义,说坑蒙拐骗是道德行为,也会陷入语言逻辑的方的圆、黑的白之悖论。反之要作意义表达以掩饰合法性危机,就只能抽掉个人而撒谎。没有个人意识的反君主的民主制到头来自己还会是君主,历史重演的把戏见得够多了。

整体观念盛行起初源于求同,求即梦想。作为幻想的结果何以在过程中成了现存事实?这是逻辑在作怪,只有想像没有事实前提就构不成因果必然性的逻辑。这个所谓学理问题,文革时的许多青年理想主义者都不知道。所以幻想在行为之前就已成真实,并且一直左右我们的语言表达。比如所谓人人皆君主的民主幻想,就是求同的表现。可惜现实没有同。

我们的〝现代性〞来自于西方,那么,西方的自由民主口号又有什么学理背景呢?先说英国工业革命下的经验论以及所谓发源于英国的经济学。经验论直言之即怀疑主义,怀疑作为逻辑和事实的真理前提,这也导致失去价值评判标准的危机。于是,〝人有我也要有〞成为自由的真实内涵,当然〝个人所有权〞仍在同一观念之下演绎,同时形而下的金钱欲望取代了理性价值,但是,难道丧失价值就是价值标准吗?难道这样的观念是一成不变的吗?就算你不知康德面对理性论与经验论的双重危机而作的探讨或哲学革命,你也不问问为何有后来的马克思主义,尽管它主观独断,也是为了挽救价值危机。

再说法国的政治革命及学理。仍是民主与君主的整体对立,没有个人。卢梭十分厌恶虚荣,但无法在公民社会构想中回答如何消除个人虚荣心,甚至,其民主构想并不包含挽救道德危机的任务。这也叫哲学思想吗?至于孟德斯鸠,曾对自由作了通俗而肤浅的解释:〝自由在于我不怕你〞。天哪,一个没有实力的弱者,想回避伤害的幻想者,怎么不害怕没有理性肆无忌惮的伤害者呢?而这本是道德范畴的问题,何以权力制衡就能解决?

要铲除一切奴役人、剥削人之罪恶与苦难的道德理想破灭了,意义丧失不可言说了,一些人却偏要好为人师,秀先知先觉,秀启蒙者,以己昏昏使人昭昭强人所信,于是把无意义说成意义,或重复整体观念,并以传统的西学或中学为依据,甚至摆出一副护驾者的姿态。这就是学术界的众生相。

人是利己主义者而非上帝,都有个人自尊心的痛苦,牺性别人发展自己是真实状态。你怎么叫别人不腐化?开放原罪与法制权力结合只能使非法收入现象更加盛行。为什么我们不追问幻想与权力结合的问题以及幻想破灭也破灭了合法性根基的问题?为什么只能在节制与残忍之间两极摆动?

真实或世俗不可作意义表达,正如幻想的东西不能因为有词语存在就说成是实有的东西。把它为作意义表达乃是虚假,这是一种悖论,玩弄语言,把语言当作真理本身,才历来统治与被统治的理论根源〈知识即权力---福柯〉。

不是不要权力制衡,而是问下一步的道德危机如何解决?撇开权力的便利,不仍是一种无度的道德腐化?而道德严重缺乏也是政治高层看得很清楚的!





ok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375)| 评论(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