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断裂处言说—一个造反派的反省

关涉形而上学语言或词义的辨析与重审以及心理现象分析学

 
 
 

日志

 
 
关于我

写出的文字,即向事实还原,至少是经历了自己的证实与证伪。我不仅以创伤记忆为根据,而且是以个人的命运来检测各种话语。这里我得感恩我与张志扬教授的著作之缘,正是他的文字坚定了我表达自身的思路。相比那些弄文字的作家、赶潮者,相比那些获奖、出名、赚钱的作品而言,我面临的是重写历史颠覆话语的困境,沉默就是重写历史的节奏,所以总是难以完成。所谓知识分子,所谓活出自我,是能够重审本体论价值即知无,并拒斥话语逻辑权力垄断与泛滥的人。这是一条从康德到尼采到海德格尔的路线,我们有几个这样的现代哲学思想家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评论汪晖抄袭一事引发的思考  

2010-08-15 23:02:12|  分类: 评论学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晖等这一批学人应算新三届一代人,与我等年龄不相上下,但他们在恢复高考制度后先是考上大学,然后深造,或留校当教授了〈还博导〉,或进入学术机构做了研究员。看看他们头上的偶像权威光环,再一比我等无学历学位的卑微状况,落差大了去了,能感到平衡吗?

想一想我自己,文革时期也是狂热的理想主义者,如同我会放大自己的痛苦一样,我也放大了自己的理想抱负,肩负历史使命舍我其谁?然而文革后就处于不可言说不可表达状态,大脑一片空白。

原以为有人生经历,几个简单的知识考题还能拦得住?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跳,还真格格格不入,感慨自己不懂的就是知识呀,理发你会吗?真是自己把自己弄糊涂了,原来的关于历史必然性的知识不知是由于转型、话语退潮还是原本抽象虚构使大脑变成空白,这空白的虚无充满了心间容不下别的东西,竟会反过来把自己不懂的无关人生终极目的的技能当作知识加以崇拜〈不知康德关于现象与本质、理性知识的不可能与信仰的划界〉。理想破灭后,我会把那些无实际意义的词语装在心里吗?但是另一方面,每当读到他人晦涩高深论文,就惊奇他们的水平,倍感自惭不如,智商低下,矮别人一大截,并成为挥之不去的心结。

可是这难道不是假问题吗?理想破灭意义消失连思考是非曲直都成了问题,更别说用什么语言词汇来表达了,在这种历史的间歇中,在我们无能清算文化价值之际,急于求成追求高学位充任导师的读书人却忙于借外来的含糊不清的改头换面的词语来表达自以为是的学术成就,俨然时代思想的先行者启蒙者与风向标,说穿了是通过愚弄自己而愚弄他人,这就是文革后整个读书界学术界的状况,难道不需要反省吗?

换句话说,文革后对学术问题已经不是在态度上说几句社会主义好就能过关的,因为学术语言由于西学的再次输入而换了马甲,把简单的媚权说好变成去证明实体存在的问题,即便你在生活中感到意义丧失,但感觉无法对词语作出真假判断,你必须在哲学上明白人类在本质上根本没有知识,并能揭破学术语言新马甲的逻辑破绽,才能从知识偶像的束缚压抑下解放出来获得新的语言空间。

有许多外来词语就是改头换面的意识形态,例如在汪晖所写的那部书中,引用列文森说的〝历史与价值同一〞,其实就是逻辑必然性与历史必然性同一,这与马克思主义说的历史经过五阶段必然达到世界大同是一回事〈以唯物辩证法逻辑为根据〉,只是说法简缩了,〈历史与价值同一亦即历史与真理同一,在幻想主义理论家那里,真善美本是同一的,黑格尔早就说过,逻辑与历史是同一的。〉读的人就发了蒙,引用者还以为发现了新知。殊不知,理论本是虚构,历史亦是虚无,历史缺乏本真同一的开端,也就走不到大同的结论。

还有,什么〝先于我们存在的语言〞,你听得懂吗?有先于人类存在的人的语言吗?别误会,这种说法是根据西方哲学的本体论演变而言的,因为西方哲学经历了从传统的存在论、主体论走向现代语言哲学的演变,但说者却以为语言也是一种本体,就像黑格尔说的,概念即真理。亚里士多德早就说过,语言的结构就是事物的结构。说先于我们存在的语言,正如说先于我们存在的观念〈天赋观念〉,先于世界存在的上帝〈上帝创造世界与万物〉,这种传统形而上学的本体开端论根本就不是什么新知,早就被推翻了,它终不过是时间之后得逻辑之先。换言之,现代语言哲学恰恰要对传统的〝语言是表达证明真理的工具〞这种观念进行检测,通过对传统方法论的重审得出了语言不能证明本体存在的结论〈所指缺失,真理语言或概念成为空名〉。汪晖明白这一点吗?今天的揭发者明白这一点吗?

对于经验自然,确实应学习概念知识,而对于人性问题,凡是超感觉的抽象的同一性概念都是虚构与胡诌,并不因为使人发蒙、不懂就鼓吹是知识〈虽然对此感官不作判断---康德语〉。

回到抄袭不抄袭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是不是不抄袭就能表达真理呢?或者具有独立反省自由思想的能力呢?什么叫学术原创?是不是等于说你有你的发现我有我的说法?要获得高学位的人多了,如果这样,岂不是真理多出,每个人都有独自的真理?那么唯一真理的认同共识就根本不可能。我这里说的还不是对某一事物由局部真实向全部真实接近的问题,我讨论的起点就是一般性或普遍性。

相对经验自然而言,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认为的月亮存在,因而就有无数的月亮存在呢,这样岂不丧失了认识对象的客观实在性?

以往学习马列不都是抄袭吗?在真理缺乏或发现不了的事实面前,抄袭不抄袭的学术文章,是自己说的话还是把别人说的话当作自己的发现,都一样是文字游戏与话语垃圾,于挽救现实的道德危机毫无作用。也就是说,今天的知识分子应当反省到存有对虚无的遮蔽,知应是知无,知有限。当今文化哲学的根本问题乃是绝对与虚无的对极性、悖论性问题。人的道德严重缺乏的事实正表明在理论上缺乏道德整合的依据,出现了危机。脱离这个事实的理论根据就是主观捏造。

涉及到汪晖的博士论文,即对一个本无多少自由思想的文化历史人物进行剖析,对于当今中国的文化思想观念的现代性转型有何启示意义?按照主流政治话语说,你反抗绝望正是反抗或违背经济规律啊〈这“经济规律”的词语就取消了掩盖了重复的灾难和有限性,成为新一轮的权力合法性口实。且不说今天的启蒙首先是承担个人真实性〉,而现代中国不仅产生不了尼采,连俄国的陀斯妥耶夫思基也出不了,中国文化的现代思想本来就稀薄且无承。

简言之,并不是一些人先说了话,多说了话,写了什么书,获得了什么学位,出了风头,智商就高;沉默的常人,位卑者,智商就低。道理很简单,话语不是真理,或用语言固置了的认识与观念不是真理,因为没有实在真理可发现,在〝无〞的意味上,沉默的平常人与多言的读书人都一样,所谓脑体差别只是知识即权力造成的。

现今中国还有什么幸福学和幸福研究所〈如同经济研究所〉,这更是靠虚假的概念追逐利益的产物,并非货真价实的产品交换,市场打假首先应打倒假知识。正如康德的口号:拒斥知识与话语给非认知的信仰留下地盘。





ok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